夜雨做成秋秋秋

无人聊梗,圈地自萌

嘿你好,这儿鸳鸯

战士邀功,必借干戈成武勇;
逸民适志,须凭诗酒养疏庸。

即使初三也励志做个好文手

愿与君赏京夜华灯初上;同望北城夜未央

【仏英】巧克力是甜的

*@Thgiliwt 这位宝宝的生贺wwww
*小学生文笔慎入!!!!【作文写多了…?】
*一大口糖!虽然味道可能不太好…?
*学院设


W学园的学生会长亚瑟·柯克兰已经把自己关在学生会室整整一个上午了。
整个学校都知道,当学生会长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锁上门的时候绝对不要去打扰,因为这种情况只可能出现在柯克兰会长脾气炸到全身冒火的时候。被评为“全学校唯一正常人”的路德维希·贝什米特曾经对此做出评价——他曾经因为新闻部的相关事宜在柯克兰会长锁门拒客的时候误闯过一次——“在他锁门的时候进学生会室,比被他逼着吃他做的司康还可怕。”
于是就没人敢冒着生命危险进去了。
——除了学生会副会长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以外再没人敢进了。

亚瑟·柯克兰一人坐在屋子里,祖母绿般的眼睛透出忧郁的光。
学生会占据了全校采光最好的一个房间,落地的玻璃窗将整个校园折进屋子里。四层不算太高,下面的人看得一清二楚。正赶上白色情人节,那些在一个月前收到心上人巧克力的男女们,终于等到了回赠礼物的机会。
如亚瑟所预料的,学院教学楼下的那一大篇青绿色草坪上确实有那么两三对儿,在享受着自己的美好时光。
恍惚间,亚瑟突然感觉自己在稀稀疏疏的几个人里瞅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得了妄想症,幻想那个人出现在一群情侣中;然而等他的重新定睛端详,发觉一个侧影真的很像那个人。
那个人正在和一个女孩笑着聊天。长袖制服的袖口被挽起到上臂处,衬衫的领口的扣子也随意地敞着。淡金色的微卷长发在脑后用蓝色丝带束起成一个小马尾,松散地搭在后颈上。那人的手毫不在意的插在制服外套的兜里,远观倒是像极了姑娘,然而气质却是夜店里泡妹子的年轻人。
亚瑟确定无疑,这人绝对是弗朗西斯,只有他才会在学校里打扮成这样勾搭妹子;要知道现在的女孩子可是喜欢极了这种看起来风流倜傥的男生,他们一个个都像个游吟诗人,事实上——啥都不是!
他赌气似的转过头,不再去看草坪上冒出的那片粉红色泡泡,目光转而落在桌子上精心包装过的那份巧克力上。包装纸的颜色是淡黄色的,像极了弗朗西斯头发的颜色。
亚瑟真的是一点儿也不想承认,这是他为那个正在下面勾搭妹子的人准备的巧克力;谁让那个流氓在一个月前神秘兮兮地在自己的柜子里放了情人节巧克力,还写上了“致我亲爱的小少爷”。
现在想来,那大概是友情巧克力也说不定。所以最终还是自己想多了吗?…越想越不高兴。
亚瑟无意识的撕开巧克力的包装纸,锡纸下的黑巧克力暴露在空气中,散出轻微但却醇厚的香。他掰下了一小块巧克力送进自己嘴里。
“啧…好苦!”
他皱了皱眉头,这使他本来就粗的眉毛很滑稽的挤在了一起,到有点像是答题卡上填涂的黑方块了。然而他本人的心情一点不像别人看到他眉毛时的心情一样,反倒是很烦恼。
“那家伙不是说巧克力可以让人心情快乐吗…看来也一样是骗人的吧。”
他的视线又不自觉地随着思绪飘到草坪上了,然而弗朗西斯已经不在那里了。
正当亚瑟打算再把掰下来的第二块巧克力丢进嘴里时,手臂却突然被抓住了。
“喂喂我的小少爷,巧克力倒是给我留点啊!”
亚瑟转头,冲着不知道何时进来的弗朗西斯翻了个白眼。
弗朗西斯正莫名其妙,忽然想起来刚才自己和学妹说社团的事时正好在那片大草坪上,学生会室观察的最清楚的位置。
对自家恋人的小心思了如指掌的他笑了,直接把亚瑟拥入怀中。
“喂胡子混蛋!你…唔…”
一块冰凉的小东西突然被塞进亚瑟的嘴里,刹那间,甜蜜醇厚的香味在唇齿间炸开,如牛奶与糖汇成的河,是幸福的味道。
亚瑟满脸通红,慌张地胳膊遮住嘴巴,“你,你在干什么啊混蛋!”
弗朗西斯顺手拿起旁边亚瑟的黑巧克力,掰了一小块放到自己嘴里,“专门用来做糕点的黑巧克力不苦才怪啊,”他感叹,下一秒便俯身,用自己的唇覆上亚瑟的嘴唇——
“白巧克力才是甜的啊!只有甜的巧克力才能让人开心呐!”
END

评论
热度(19)
  1. Thgiliwt夜雨做成秋秋秋 转载了此文字
    鸳鸯亲自产的粮wwww甜哭了嘤嘤嘤

© 夜雨做成秋秋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