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做成秋秋秋

无人聊梗,圈地自萌

嘿你好,这儿鸳鸯

战士邀功,必借干戈成武勇;
逸民适志,须凭诗酒养疏庸。

即使初三也励志做个好文手

愿与君赏京夜华灯初上;同望北城夜未央

【叶黄】看见

*一个特殊体质的神奇少天

*有原作情节改编

*可能ooc,小学生文笔

*一个不小心写长了的短篇

 

1.

黄少天眼中的世界和其他人眼里不太一样。

在他眼中,大部分人都是看不到的,只有个模糊的轮廓让他知道那儿有个人,其他都是透明。只有那些和他熟悉到一定程度的人在他眼中,才是正常人的样子。

有些人黄少天一开始就能看到他们,比如黄少天他爸妈,他七大姑八大姨。

还有叶修。

 

 

2.

黄少天发现自己和别人看到的不一样大概在三四岁的时候。

小时候黄母抱着三岁的小少天第一次去幼儿园。进了教室,黄母把小少天放下来,和老师交代了两句,又叮嘱小少天好几遍要听老师的话,和小朋友好好相处。

本来这个发展是很正常的,黄少天小时候挺乖,不哭不闹。黄母正打算去上班,结果被小少天拉住了衣角。

黄母以为儿子是认生,于是蹲下来安慰:

“没事的少天,主动去和小朋友们说话,不要害怕啊。”

结果黄少天低着头,憋了半天才吐出一句话:

“屋子里没有人啊!”

小孩子的话一向是搭不上大人的思路。黄母没听懂,只当儿子是在搞怪,于是站起来,牵着黄少天的小手,把他交给老师。

 

此时的黄少天稀里糊涂的,他明明看不见屋子里有人,只能听见屋子里叽叽喳喳的说话声。鼓起勇气跟妈妈说了,但还是被妈妈忽视了。

妈妈只是牵着他的手,把他的手搁在空中,结果他的手还真的停在了空中,被一个看不见的软软的东西轻轻托着,代替母亲领着他往前走。

黄少天其实是有点害怕的,但他还是遵从妈妈的指示一声不吭,乖乖的跟着那团空气走。

于是就这样黄少天开始了他幼儿园的第一天。

 

后来黄少天发现,妈妈口中的那些幼儿园小朋友还是存在的,只不过只能看见个模糊的轮廓,像是个水里的气泡,不仔细看就会错过去。

黄少天小朋友还是和这些他眼中的气泡玩的很好,成了朋友。他以为全天下只有自己和家人是有脸的,为此还自豪了好一阵子。

直到有一天早上,黄少天和往常一样来到幼儿园坐下,一转头,却发现平时和自己聊的最来的那个气泡变成人了,和自己一样的人。

黄少天惊恐无比。

然而那个小朋友坦然自若和他打招呼,和平时一样。

第二天又有一个气泡变成了人。

黄少天没有把这事告诉别人。以前他告诉好朋友说“只有我是人你们都是泡泡”的时候,他的好朋友的反应基本都是“你说谎!”“你胡说!”于是他后来索性不提。

渐渐的,黄少天明白了,自己和别人体质貌似不太一样。别人眼中人就是人,他眼里的人在刚开始都是气泡,得一段时间过后熟悉了,才能变成人的样子。

不过还好,在他这个特异功能的设定里,即使是气泡人说话他也能听见,把东西拿起来也只是看见个东西浮在空中,他和人正常交流没问题。

然而聪明的黄少天小朋友还是发现了些不方便的地方——在自己能看到对方之前,他认不出来每个气泡的差别,经常被人说成是脸盲;而且走路上只要不注意观察,或者走夜路看不清,就容易撞人,连续的那种。

为了破解,黄少天发明了一方法:和刚见面的人多说话,好感度培养的会更快,一般累计叨叨个半小时就能看见脸了。至于撞人,实在没办法了,只能和人搭伴出行,要不就集中注意力看着。

至于黄少天以后成了联盟一代话痨并且因此出名,也是受这个特异功能的影响;其实黄少天自己也挺委屈的,为生计所迫,不得不干啊!

 

 

3.

蓝雨队内知道这事儿的只有喻文州。

在蓝雨训练营的时候,黄少天见人就叨叨。不过他也是挺谨慎的,先沉默了三天记住了所有人的名字和说话的音色,第四天开始就跟封印解除似的开始拉着人唠嗑,一说就是半小时,能从如何使出漂亮的三段斩扯到宇宙的起源。

喻文州在训练营话不多,也不张扬,见到人顶多打个招呼笑一笑,在第一次统计数据出来之前一直是小透明的存在。

于是尴尬的事发生了,看不见人脸的黄少天在找喻文州解除封印时认错人了。

更尴尬的是当时喻文州是黄少天新室友,刚搬过来一天,不过俩人之前在宿舍见过一次。

虽然只是喻文州单方面见到了黄少天。

黄少天一开口:“诶昨晚上你们宿舍真吵啊你们干嘛呢连夜跳舞?我们可是即将成为职业选手了啊连夜跳舞可不好!你们不如学学我们连夜打荣耀…”

喻文州感到莫名其妙:“咱俩不是一个宿舍的吗?”

“啊呀那还真是对不起我把你人称隔壁宿舍那个谁谁谁了!你看你才搬过来一天我记不住啊。”

即使是刚搬过来一天也不会认脸认错吧?

喻文州内心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黄少天你…是不是脸盲?”他小心翼翼地问道,害怕伤了对方。

“当然不是!本少怎么可能是脸盲啊只是认错了!认错了知不知道!”

解释就是掩饰。

喻文州的后来四大心脏之一的称号也不是白得的。黄少天在未来队长,当时室友的逼问之下,迫不得已说出了自己的秘密。

“其实我是看不见人…不是眼瞎!是看不见不熟的人懂不懂!只有和人混熟了才看得见!在我眼中你们都是泡泡!”

总之最后黄少天是给喻文州解释清楚了自己与他人不同的地方。从此,喻文州和黄少天凭借着这个秘密之间的纠缠瓜葛,反倒是熟了起来,一直到四赛季出道,走上赛场。

外人只知道赛场上黄少天是喻文州的利刃,殊不知喻文州也在生活中帮着黄少天认人。

正如后来卢瀚文提出了一个新的观点:

“其实我觉得队长和黄少更像是导盲犬和瞎子!不我不是骂队长也不是骂黄少,但是你们不觉得队长经常在黄少碰见不熟的人的时候跟他悄悄描述那个人长什么样吗!”

那话怎么说来着,童言无忌。

——但是蓝雨众人想想好像确实是这样。

 

 

4.

黄少天本来以为自己这一生也就这样了。即使他说出来自己眼中神奇的世界也没人信,全当他在开玩笑,随便回两句就过去了。

他也去医院检查眼睛过,但是所有医生都信誓旦旦地说他眼睛很好,绝对没有问题;至于为什么会看不见人,大部分医生根本不信这个。

他也就认了,虽说不太方便,不过这事儿也没法改。也还好,他选的职业是电竞,主要是在和游戏打交道——游戏里的东西他都看得见。

直到黄少天第一次见到叶修,当然那时还叫叶秋。

二赛季,还在蓝雨训练营的黄少天跟着队伍去看蓝雨对嘉世的比赛。一场打完,魏琛拉着自家徒弟就走,说是要和那个“不要脸的心脏小孩”炫耀一下“当年在网游里找到的好苗子”。

黄少天心里挺不安的,跟在魏琛后面心不在焉的走着。他看不见人这事儿魏老大不知道,要是一会儿见到人家出了岔子,那可就尴尬了。

“诶呦老魏,这就是你徒弟?”

黄少天听见对面一个陌生的声音开口,语气和他魏老大之前形容的一样,慵懒但嘲讽,混着些身上的烟味。

他回过神,抬头瞅了眼前面那人,正和一双含着笑意的棕色眼眸对上。

他觉得自己看到了光。

黄少天恍惚地同魏琛一起离开的时候,才猛然发觉自己能直接看到叶秋,不用半个小时吐的文字泡,不用缠着人叨叨。

他回头,看见那个没有穿嘉世队服的青年还站在那里,手里夹着根没有点燃的烟,看着自己离去。

 

回到蓝雨之后,黄少天把他能直接看到叶秋这事跟喻文州说了,然后用充满疑问和求知欲的眼神盯着喻文州等分析。一盯就是几天。

作为室友和知心姐姐的喻文州被盯的发慌,他其实也不知道这事到底是啥情况。本着“被少天盯着我总得说点什么”的态度,他带着一个淡淡的微笑开口了:

“说不定叶秋是你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不说还好,喻文州说完就改成黄少天心里慌了。

其实这几天,他自己心里早就有过怀疑。他原先能直接看到的都是父母和亲戚,即使是特别要好的发小,最初也是看不见的。

“诶吊车尾的,你说叶秋他是不是我远方亲戚之类的。”

 

 

5.

四赛季黄少天成为蓝雨的正式选手,终于在赛场上和叶修对上了。

对面一叶之秋的战矛却邪打破一道又一道的阻碍,在战场上冲杀着,留下血花四溅。

比赛席外面的观众和队友都看不到,屏幕前的黄少天有些迷茫。现在他和叶秋其实也没有现实中说过几次话,只是加了qq,然后他单方面叫嚣着和人家pk,叶秋还不一定回应。

只是叶秋的身影,仍然能清晰地被他看见。这便是他不明白的了。

黄少天每次都会为这个困扰了他两年的问题而纠结一番,然后就想起喻文州当年那句“说不定他是你命中注定的人”。

蓝雨没能在四赛季挺进决赛,不过整个队伍倒是一起去看了嘉世和霸图的对决。

黄少天看着一叶之秋被霸图的刺客季冷舍命一击直接带走,心里莫名其妙的感到有点惋惜。

比赛结束,嘉世输了。

叶修遛出选手通道,刚从后门出来,就看见蓝雨那个刚出道的小剑客在门口堵着他,一脸傲气。

“哟,专门在这儿等着哥啊。你这么喜欢哥?”他开口,看着黄少天一脸“去死”的表情瞪了他一眼。

“…这附近有家卖拉面的特好吃,一起去吗?”

黄少天心里的打算,是和叶秋稍微多接触一点,顺便研究一下为什么只有叶秋他能直接看见。

这种感觉,就像是玩宠物养成游戏,别的宠物都要辛辛苦苦伺候好久才能拥有,结果有一天一登录就看见自己多了一只宠物。黄少天总觉得自己遇见了个bug,心里发虚。

叶修看着对面小朋友紧张却努力表现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觉得有点好笑,但又意外的很可爱。他伸手在黄少天头上揉了揉,

“行啊,走吧?”

“靠,你揉我头干啥!你当我是小猫小狗还是小孩啊!”

“你不是就是个小孩吗?小着哥四岁还说啥?”

“要不要脸!早生四年了不起啊!”

黄少天跟紧了叶秋,防止撞上看不见的路人。他边说着,一边用眼角的余光偷偷摸摸地打量着旁边的人。

叶修和赛场上表现差不多,反正他也不露脸。嘉世队服已经脱了,穿着件普通的短袖,嘴里叼根烟,跟外面普通的社会小年轻没啥两样。

“老叶你能不能不抽!我跟你说这烟味很熏人的好吗!你不能这么损害祖国未来的肺,你自己肺烂了可别拉我下水。”

“终于承认自己是小朋友了啊,祖国的未来?”

叶修说着,把嘴上叼着的烟改成拿在手里夹着。

趁着这个机会,黄少天瞄了一眼叶修的手。叶修的手挺白净,能看出来手腕下侧和手指肚上有一层因为常年握鼠标敲键盘留下的薄茧。他的手指很漂亮,修长而又骨节分明,倒是很像那些弹琴人的手。

黄少天想象这双手在打荣耀时的场景,大概会比现在更迷人吧。

到了拉面馆坐下,黄少天去前台点拉面,叶修突然有一种他们已经是认识很久的老朋友的感觉。

两人现实中很少说话也很少来往,叶修不知道自己这种奇特的熟悉感来自哪里。

他认真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自己和黄少天相处的情景。二赛季的时候第一次见面,小朋友看起来有点走神,还特别震惊,也不知道是不是多年的幻想破灭了之类的。

他发觉自己好像在盯着黄少天的背影看。小朋友手舞足蹈的跟人家笔画着,完全忽视了服务员一俩忍无可忍的表情。

叶修想,黄少天就像是个小太阳,无时无刻不发着光。

 

 

6.

自从那次两人一起出去吃拉面以后,黄少天和叶秋的关系就在逐渐向上,变成了打完比赛都会出去吃一顿的好哥们。

八赛季打到一半,黄少天得知了叶秋退役的消息。

当时他做的第一件事是上微博看了一遍有关的消息,“叶秋退役”这个话题已经成了微博热搜第一。

黄少天依旧觉得无法相信,虽说这两年嘉世每况愈下,但是黄少天可是私下经常与叶秋打交道pk的人,他丝毫没有感受到叶秋的状态有什么下滑。

打开qq,他看到职业选手群也早就消息爆炸,弹叶秋叫他解释的不少。黄少天直接把和叶秋的小窗聊天调了出来,头像是灰的。

黄少天早就习惯了叶秋的不在线显示,毕竟那人那部分时间在线也挂着隐身。他正准备开始给叶秋刷屏,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该发什么,手就那么停在了键盘上面。

问他为什么退役?问他现在在哪?问他还会不会回来?

怎么想,黄少天都觉得以自己的身份问叶秋这些不合适。

他想问的好像都是叶秋的私事。叶秋这人即使在他们职业选手里也是挺神秘一人,几乎没人知道他老家在哪之类的信息。这次叶秋突然退役,只有嘉世发了声明,那他自己八成也是不会再说什么。

黄少天从来不清楚叶秋怎么看他,也从来没有明确的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下过定义。他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不是足够亲近,自然也不敢直接去问这事。

叶秋对于自己,到底是什么人?

他想起来六年前喻文州说叶秋和自己是命中注定。他并不讨厌叶秋,但也不知道是不是能用“朋友”来表达这种情感。

他纠结了很久,手指在空气中上下摆动,构想出了几十种问法,最后终于下了决心,还是问出来了。

“老叶你怎么突然退役了!”

“你状态不是还挺好的吗!”

“你现在在哪啊,你还欠着我一顿饭没请!”

“退役了至少跟本剑圣pk一局啊!搞得跟退役了就人间蒸发一样!”

“我靠老叶你倒是回一句啊!”

黄少天刷了会儿,没有得到回复。他想着叶秋大概是真的不在线,叹了口气,把聊天窗口关掉,然后下了qq。

 

叶修看着黄少天的聊天气泡停在最后一句上,十秒也不涌出新的,就知道对面的那个人已经下线了。

黄少天刷屏的速度快,但是叶修基本上每一句都看了,内容和以前也没什么区别,无非是多了问他在哪这一类。

叶修没有回复,看着屏幕上的消息,思考他和黄少天的关系。

他们之间似乎已经超出了普通朋友的界限。叶修知道黄少天不喜欢吃秋葵,而黄少天也知道叶修是一杯倒。叶修也从黄少天那儿听说了喻文州特喜欢白斩鸡,黄少天也碰巧知道了他有个双胞胎弟弟,虽然不知道那个弟弟才是真正的叶秋。

但不管怎样,叶修之前从来没有过把自己的事这么多的透露给其他战队的人,连嘉世的选手除了苏沐橙外也少有人知道。

叶修也在纠结,纠结这个情况下要不要给黄少天回复,回复的话又能告诉他什么。

“唉,过两天蓝雨是不是要来打嘉世啊?”

“不知道老板娘放不放这场,不过这两年嘉世状态不行啊…”

叶修听见网吧里有两个人在议论,又想起之前蓝河委托他刷埋骨之地的纪录,于是就直接给黄少天发了回复过去。

“少天大大,有没有兴趣来帮哥刷个本?”

 

 

7.

黄少天到兴欣网吧门口的时候是一个全副武装的状态。毕竟他看不见路人,也看不见路人对他的表情,所以还是裹的严实点儿的好。

在门口,他看见叶修和前台的一个影子正在说话,听声音是个妹子。他正准备进去,就看见那个妹子似乎是抬了头,好像是看见他了,于是扭头就跑。

“什么家伙?”唐柔追出来。

黄少天听见声,下意识回头看。在夜晚温橘色的路灯光下,本来就像是肥皂泡一样的影子被掩埋在了一片晕色中。

凭着经验,他知道那个妹子大概是没追上来。他试探着停下,不再逃跑,往回迈了两步,又到了兴欣的店门口。

然后他就看见人行道中间有一片虚幻的影子,折射现象使穿过那一片的光都变得弯曲。

“别跑!”

那个妹子其实就在黄少天面前一米多,再一声大喊,吓的黄少天浑身一哆嗦,拿出了赛场上的反应速度,转身就跑。

 

门里面的叶修全程目睹了黄少天直直的冲着唐柔走过去的过程,开始怀疑黄少天是眼瞎,还是智障。

“回来吧,跑了就别管了。”叶修冲着门口正打算继续追的唐柔喊,喊了一嗓子,把人叫了回来。

唐柔最后冲着,黄少天逃跑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回到网吧里,按照叶修的指示上游戏去了。

过了两分钟黄少天才又现身在兴欣网吧里可视的范围内,躲在门边儿上犹豫不决不敢进。毕竟他距离远,他看不见刚才那个妹子的泡泡还在不在,要是一进门又碰上,他黄少天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正好叶修瞅见黄少天在门口畏畏缩缩的样子,向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进来。

看着黄少天跟走刀尖似的迈着断断续续的小碎步进来,叶修感觉黄少天好像和上次见的时候不太一样。

“鬼鬼祟祟,跟做贼似的。”叶修嘲笑他。

“我能不小心吗!这可是网吧,我粉丝多的很。要不是我跑到快,刚才就被那妹子抓到了。”

“得了吧,那妹子是我们网吧的,你正常点人家根本不认识你。”

“真的假的?!”黄少天怀疑,“算了,我坐哪?”

“A区一号机,那地方晚上关着的,没人。”叶修指了指旁边一片黑灯瞎火的座位。

黄少天顺着叶修的指向往A区瞅了一眼,看见那边黑漆漆的,确实是个隐藏的好场所。

“你确定没人?”黄少天紧张。他看不见生人,直着走撞上人,他是个普通人也就罢了;然而他算是个知名人物,还是得注意一下。

“真没有,别瞎想。我还害你不成?”叶修在前台电脑前坐下。

“你就呆这儿?”

“我这可是还在值班,你自己去吧。”

“你还真成网管了啊。这么委屈自己?你这水平也不至于就这么退役吧,退役也不至于缩这么一网吧了。话说回来,你怎么就退役了呢?”黄少天愣了下,然后才接上话。

“行了别说了,太吵,一会儿把人招来看你怎么办。”叶修笑笑,并没有回答黄少天的问题。

“我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给你帮忙你连报酬都不给,起码给个宵夜吃吧?老叶你这没人性啊。”

“你不都说了是帮忙吗?”叶修说着,还是扔上来一包榨菜,“只有这个,吃不?”

“滚!谁吃你榨菜!”

“那火腿肠?”

“算了。”黄少天摆摆手,转身就走进A区找机子。

前台电脑本来就登着游戏,时间还没过零点,叶修也不着急,就那么看着黄少天又是鬼鬼祟祟地往A区走。

在叶修的印象里,黄少天是个挺张扬的人,性格里带着点天不怕地不怕的意思;但是又挺细腻,洞察力很强。作为联盟第一机会主义者,黄少天日常生活中行事也带着和游戏里一样的谨慎。

但是叶修看着黄少天怕撞见鬼一样遮遮掩掩的走法,觉得怎么想怎么不对劲。以前两人一起出去,黄少天就表现的无比正常,和今天的表现判若两人。

 

黄少天走在漆黑的过道上,两边全是电脑。他眯起眼睛,企图看清位子的编号,然而并没有成功。

他从小就害怕晚上上街。他其实胆子不小,也不怕碰上什么牛鬼蛇神,就是怕一时没看清,撞上人。

长大后,黄少天以一个职业选手的身份出了名,这为他上街带来了更大的危机,一方面得防着撞人,一方面防着被粉丝看见。

这次他来网吧帮叶秋打副本,已经是一次非常冒险的举动,至少他自己以前没敢这么做过。

黄少天纠结了几秒,转身飞快地跑回前台,看见叶秋带着一张嘲讽脸坐在那。

“A区也太黑了吧!你有没有手电什么的,给我照个亮啊,我连一号机在哪都找不到。”

“少天你眼睛不行啊”叶秋懒洋洋地站起来,从柜台下面摸出个手电筒,“你自己去?”

“别别别,你去吧,我找费时间,我又没来过。你一网管不给客人带路,你这是失职啊。”黄少天垃圾话不停,他就跟在叶秋后面走,保证安全。

“就这里。”叶秋拿手电在一个位子上晃了一下,黄少天看见上面标着数字1的字样。

“谢谢了老叶。”他难得的话少了一回,直接把机子打开,然后把账号卡插了上去。

 

 

8.

副本打完,黄少天要走的时候,叶修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口。

“少天啊,你是不是眼睛真的不太好?”

黄少天半只脚都迈出了门,听到这话全身一僵。

“老叶你把我当什么了!本剑圣要是眼睛不好那还能是剑圣吗!来啊有种pk一局你就知道我眼睛好不好了!”

他嘴上虽然这么说着,其实已经紧张到不行。这个秘密他藏了二十年,没一个人知道。现在叶秋冷不丁的问出这么一句,他自然是担心这个秘密被发现。

“我看你今天晚上走个路都小心翼翼的,不知道还以为你眼瞎。”那人毫不犹豫地垃圾话会回来。

“滚滚滚!我要是瞎了那你早残了!”黄少天随口回了一句,正准备跑,突然又停下。

“一定要回来。”他顿了顿,郑重地说。

“那当然,还用你说?”叶修回答。

“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

“把我的吸血光剑还我,还有两小时上网费十块钱。”叶修顺着答。

“咱俩什么交情还要我给钱!要不要脸啊你!”黄少天说着,还是把十块钱拍在桌子上,“吸血光剑回头还你。”

“没办法,为生计所迫啊。”叶修笑道,“咱俩什么交情?”他问。

黄少天没有回答,转身出了门,在夜色中渐行渐远。

 

黄少天跑了几步,估摸着叶秋应该已经看不见他了,便慢慢停了下来。偶尔对面走过来一两个气泡,他也就闪开。

黄少天一直在思考,他这个秘密如果被别人知道了会怎么样,但是怎么想他都觉得即使真的有人信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大事,顶多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下。

他又不可控制的想起来刚才叶秋问他的问题。

如果是叶秋知道了,会怎么样呢?

他强迫自己不去继续想下去,否则他将又要面对他和叶秋的关系这个问题。刚才在网吧看到叶秋,他心里活动就已经从震惊开始向心疼转变。

他一开始见叶秋就带着和见普通人不一样的感觉。他崇拜叶秋崇拜了很久,在见到人之后也对他有一种奇妙的熟悉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直接就能看见人的缘故。后来和那人渐渐熟络,他也越来越觉得自己对那个人的感觉和对旁人不太一样了。

大概叶秋真的是他命中注定的人,每一个举动都会让他瞎想半天。

 

 

9.

一晃又到了世邀赛的时候,叶秋已经变成了叶修,然而黄少天和他的关系还是丝毫没有进展,维持在一个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尴尬境地。

在苏黎世的酒店分房间是按战队分的,黄少天自然而然和喻文州凑到了一起,而叶修则是跟前队友方锐住在了一个屋子。两件屋子,不凑巧正好在酒店走廊的两头。

同一层还住了挪威的国家队选手。赛前准备阶段,两国选手偶尔在走廊也会碰上,也都会微笑一下,挥挥手打个招呼。

至于这一层剩下的几个房间,那就是游客了,似乎也都不玩荣耀,对世邀赛也没什么了解。

 

“好了就这样吧,其他人可以走了,少天一会儿来我屋一趟,拿一下荷兰队的资料。”某天国家队的短会结束后,叶修说道。

叶修的室友方锐很识趣的直接溜到张佳乐的屋里打牌去了,把屋子留给了叶修讨论战术。

黄少天结束会议后先和喻文州一起回屋了一趟,拿上了账号卡,之后才准备去叶修的屋子。

“少天。”喻文州在他关门前叫住了他,“要我送你吗?”

“不用啦队长!”黄少天笑道,“就一个走廊又用不着认人,撞人也肯定发生不了。这么多年了我都没出事难道还会折在一个走廊上不成!”

他边说着边带上了门。喻文州听着房门的电子锁滴的一声锁上,也没再阻拦。

 

国家队的人散得一向很快,黄少天再出来时走廊里已经很安静了,只能听见他自己的脚步落在金色地毯上的摩擦声。

酒店走廊窄,黄少天住下来这么多天倒也没和人撞上过。他原本的想法是去找挪威队员也叨叨会儿,这样至少能把对手和无辜游客分开。

只可惜他和人家之间存在语言障碍,而且他一个外队的频繁跑去找人家,也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最后他的解决方法就变成了每天自己出门的时候,在走廊里不管碰上谁都打个招呼。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和游客打过多少次招呼,反正还没有国家队的看见过。

也不知道是不是黄少天运气不好,他正走在走廊里,迎面就看见几个气泡像他走来,叨叨着他听不懂的语言,反正不是英语也不是中文。

他也不紧张,大大方方地和人家对着走过去。在和人隔着两三米的时候,他微笑着向人挥了挥手,标准的礼貌行为。

那几个气泡好像有点诧异,又好像是没有,黄少天反正也看不见。他就这么和人家擦肩而过,走了。

然后他就看见叶领队的屋门大敞,而叶修本人靠在半边,手里夹着根烟,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少天啊,你跟人游客打什么招呼?人家又不认识你。”叶修目睹了刚才黄少天的举动,忍不住想笑。

“我这是礼貌待人!要知道在国外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很重要,所以也要对外国朋友保持礼貌,即使不认识也要打招呼。不过老叶你就算了你那嘲讽脸和人微笑挥手不把人吓死才怪。”

“人家游客都把你当神经病了,要大街上见到个不认识的路人像你这样微笑挥手,我也得觉得碰见疯子。”

“你懂什么!我…”

“等等,”叶修及时截住了黄少天接下来的长篇大论,“你该不会是脸盲把挪威队和游客弄混了吧?”

黄少天听到叶修的话,想起来几年前喻文州逼问自己时的情景。

心脏毁人啊。黄少天的内心在哭泣。

“对,我就是脸盲!”黄少天不甘心地承认,至少这个比告诉别人我看不见人好。

“那你怎么从一开始就认我认的那么准,嗯?”叶修跟上,“少天大大不会是喜欢哥吧?”

“谁喜欢你!全世界我就看得见你我不认你认谁!”黄少天在尊严和秘密中选择了尊严。

“都只看得见我了还说不喜欢哥?”

“老叶你什么理解能力,我这是眼睛有毛病。全世界除了我爸我妈还有你,其他人我都是一开始看不见熟悉了才能看见。谁知道为什么你这么特殊,老叶你不会是什么妖魔鬼怪吧??”黄少天故作惊恐地后退了一步,心里却松了口气。

他这个秘密隐藏了这么久,只有喻文州一个人知道,就连当初待他很好的魏琛也没有发现。此时全盘摊牌给叶修,他突然觉得轻松了很多。

“这么厉害?怪不得少天大大每次自己上街都躲躲闪闪的,怕撞人啊。”

黄少天刚想顶回去,就听见叶修的下一句话,然后大脑就卡机了。

“那么,少天你愿不愿意之后让我来替你看人呢?”

黄少天满脑子都是“我的同事也是我好哥们好像和我表白了???等等这算是表白吗???在线等,急!!!!”

然而他的嘴已经先一步做出了回答。

“…嗯。”

他突然听见背后有开门的响声,回头一看,有一个挪威队队员从房间走出来,看见黄少天和叶修站在那儿,就冲他们挥了挥手,微笑了一下。

黄少天发现自己好像能看见人了。

 

 

10.

叶修一直挺喜欢黄少天。

之前可能还是兄弟之间的哥们儿情意,但在八赛季黄少天帮他来打过一次副本之后,他就感觉自己对那个小剑圣的感觉真的不太一般了。

大概是从二赛季第一次见到就慢慢日积月累出来的情感吧。

那天他叫黄少天来打副本,看见黄少天躲躲闪闪的样子就觉得奇怪。印象中黄少天没那么多疑,来网吧谨慎没错,但是也用不着缩头缩脑的。

黄少天走后,叶修就在qq上问了喻文州,得到了“黄少天看不见人”这么一个神奇的消息,也知道了“黄少天最开始只能看见他一个”这个微妙的处境。

从知道的时候开始,他就打算把黄少天拐到手了。

叶修最后成功了。毕竟他早就察觉到了黄少天也对他有意思,只需要一个机会摊牌。

 

 

11.

至于黄少天和他在一起之后就能看见陌生人了,就是后话了。叶修也没料到,倒是喻文州听说之后,耐人寻味地说:

“这大概就是恋爱的神奇力量吧。”

 

-end-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比心】

评论(14)
热度(271)

© 夜雨做成秋秋秋 / Powered by LOFTER